• 公告

    2011-11-20 | 作者:

    該博客整體遷移至豆瓣 閩南語正字促進會 小站:http://site.douban.com/108149/

  • 清朝初,泉州府永春縣有一个拳頭師,功夫夠好!有影是武林高手啊!伊儂夠好,逐過牽師仔也無愛收儂 錢,安爾伊單但靠拍拳頭就較歹趁食啦,路尾伊走去廈門做生理,結果做生理也蝕本啦。有一工伊佇廈門拄 著一个同鄉,伊即个同鄉看著拳頭師一身衫褲穿仔舊舊破破就知影伊趁無食囉。同鄉就勸拳頭師著綴伊去南 洋趁食,說南洋遐錢夠好趁,若欲去就有好頭路保證大趁發財!拳頭師聽了野有興趣,就問偌个問題想欲知 影南洋到底是怎仔好趁錢,同鄉說伊今日佫有代誌未辦咧,叫拳頭師明日去亻因迄厝揣伊,到時伊會佮拳頭 師詳細介紹南洋的情況,佫將家已徛佇佗的地址說互拳頭師知影。然後兩個就相辭離開囉。

    第二工拳頭師就按伊的同鄉留的地址去揣伊囉,行到遐發現是一个凊沘沘的所在,但有一座兩棧樓爾,邊 兜無其它的厝也看袂著儂。伊就敲門,等一歇囝同鄉出來,牽伊的手佮伊佇大門入去,入去了拳頭師感覺夠 奇怪,即座厝怎仔親像監獄啊?!來到二樓,同鄉說:“汝先坐一下,我落去捧茶鈷來泡茶。”無想到同鄉 一落去就現將樓骹樓梯頭的門鎖捒囉!

    原來迄時的西洋番仔拄佇遐開發美洲佮澳洲啦,番仔勾結華奸將華工賣去美洲佮澳洲做苦工,即種代誌佇 廈門就叫做“賣豬仔”,做即種毋成生理的儂就號做“賣豬仔的”,互儂掠去賣的儂就叫做“豬仔”也叫做 “豬囝”。迄馬長有“賣豬仔的”歹儂佇障暗的時節覕佇街路邊巷仔內較暗的位处,看著有一个儂家已行過 的,就用白灰掖儂的目睭,用布袋仔罩佇過路儂的頭頂,用索將伊縛起來,掠去關,等掠著較加“豬仔”的 時節就做齊賣互西洋的番仔。即个拳頭師的同鄉就是“賣豬仔的”。

    拳頭師早就捌儂聽說“賣豬仔”即種漚代誌,伊發現二樓的房間其實就是監獄,裏面有關幾個儂咧!伊就 知影家己互儂“賣豬仔”囉!伊根本無想到家已煞會拄著即種漚代誌!伊大起狂!一腹火著起來大聲喝:“ 駛恁母膣毴!等恁父出去拍互恁做狗爬!”樓骹幾个“賣豬仔的”聽了大聲笑,其中一箇應伊:“幹恁娘啦 !汝做‘豬囝’嘛著較定著咧,若無彼才調毋通佮恁父來吹!”拳頭師說:“等一下恁就知死!”“賣豬仔的 ”佫應伊:“死豬囝汝毋免喙硬!等恁父佮汝餓幾日,到時看汝乖乖互恁父賣捒!”拳頭師感覺佮亻因觸喙無 路用就無佫做聲,伊開始想辦法看欲怎仔離開即个所在,伊拍算欲先將監獄內的“豬仔”救出來。伊毋但武 功好,力也野大!來到關“豬仔”的迄間門口,連踢帶摃,都無一歇囝就將門揄破捒!懷互儂掠來做“豬仔 ”的儂計走出來囉。迄扇門是柴做的有釘一支鐵條,是欲互門較勇的,門歹去拳頭師就將鐵條揪落來拗做兩 節摕來當武器用。樓骹懷“賣豬仔的”聽著樓頂的聲音就知影拽“豬囝”造反囉!亻因計攑武器然後開樓梯 門拍算欲沖上去拍“豬仔”。迄馬拳頭師拄好將鐵條拗折,看著“賣豬仔的”歹儂沖上來伊就去佮亻因拍, 彼兩支鐵條佇武林高手的手裏袂輸是兩支劍,懷“賣豬仔的”互伊拍到骹骨手折,其他的“豬仔”看著即个 救亻因的儂拙[敖/力]拍計走去佮伊相共拍,結果懷“買豬仔”的互亻因拍到吼父吼母做狗爬走。

    路尾,做“賣豬仔”即種毋成生理的儂就有較少囉。

  • 随想

    2011-02-04 | 作者:痟婆仔

    今仔出门拄着出殡的。侬,逐个计着行即出,无侬通毋免。无仝的,是各侬的在生过程。我是一个素性的侬,有代志就着做互伊了,则会死心。我嘛知,按尼诚歹。毋过,世事无常。常仔会知明仔我犹有伫咧即个世间顶袂?今仔毋知明仔代。今仔的代志我爱今仔做互伊了。等,一世侬有偌济的时间通来用咧等?永远嘛无!互相理解,只能是按尼说。


    借用 有闲来坐 的歌词来用一下:(即条是伊新写的歌词:“朋友免歹势”,也将是阮“有缘来作伙”即个群的群歌)

    傷心失志的時 安慰鼓勵
    歡喜成功的時 分享分平
    朋友的情義 用錢無地買
    三不五時講天說皇帝
    是誰的錯 勿愛佫 計較赫濟
    說過的話 也免 佫再解說
    朋友的情義 無需要代價
    有緣做伙真心來交陪
    汝敢知,緣份事實真歹揣
    毋通看懸無看下
    儂佮儂 免怨切 好歹嘛是過
    既然鬥陣 何必苦 講長講短
    起落浮沉難免 毋通囥佇心底
    大聲講出喙 朋友免歹勢

    看着即拽歌词的时阵,我佫一摆感动。正因为拄着即拽好朋友,则互我即时的生活佫较精彩、充实!多谢恁,我的好朋友!多谢恁两个!

  • 工作

    2011-01-03 | 作者:維克托

    汝是一个北仔,但毋知為啥物,逐擺我攏用閩南語寫批予汝,已經慣勢囉。汝若看無,嘛免怨嘆,我亓心親像透明亓玻璃,汝一直是知影亓。早日斯文亓嫌我誠久無按閩南語寫文章,所以我又佫來佮汝講話囉。
    汝今仔日提著工作亓代誌,我毋愛加講啥,驚汝掠準我是刁工咧應付了事。其實我毋是,我誠實位咱亓對話內面想著真濟。往過我毋捌考慮即層代,汝問我,我則發現,工作對我來說,有影只是食飯而已。儂為按怎欲工作?為怎樣一年到頭早起報到無閒?為啥物無工作亓儂是可恥(thí)亓?若有法度,咱其實想欲做佫較暢亓代誌。本成我傷正經,猶袂曉反抗伊。

    泉州即氣仔真寒,我開始穿三領衫出門。汝遐,敢是落雪矣?
    汝講亓好話,敢攏總有影?我是有期待亓,汝心肝內明明有數,汝佫予我慢慢臆(ioh)。
    暗頓我猶未食,若無我先來去矣。

  • 阮的情思
    
    作詞:張阿郎 作曲:郭可為 編曲:郭可為
    演唱:郭可為 錄音混音:郭可為
    
    试听地址:http://www.510173.com/mplayer.php?mid=21545
    
    
    為著生活為欲出頭天,
    無奈家己離開心愛的伊,
    孤單來到生份的城市,
    阮真骨力用盡心思。
    
    奮鬥拍拼咧揣好時機,
    毋佫到暗阮就安爾空虛。
    只有月娘互阮寄托情思,
    只有天星替阮傷悲。
    
    啊,拜托心愛的儂,
    啊,寄托尊敬的天!
    保庇互我會較順利,
    保庇互我有出頭天!
    我會倒去汝的身邊,
    互咱兩儂心袂空虛。
    
    阮的命運怎仔會安爾?
    為啥物命運欲來創治?
    互阮一對分開兩邊,
    互我衫褲無儂通披。
    
    奮鬥拍拼咧揣好時機,
    毋佫到暗阮就安爾空虛。
    只有月娘互阮寄托情思,
    只有天星替阮傷悲。
    
    啊,拜托心愛的儂,
    啊,寄托尊敬的天!
    保庇互我有好運氣,
    保庇互我有出頭天!
    我會倒去汝的身邊,
    互咱兩儂糖甘蜜甜!
    互咱兩儂糖甘蜜甜。
    
    
  • 2010-12-04 | 作者:痟婆仔

    柚,好食。毋久,伫我心目中第好食的,犹是阮老姑厝内种的迄两丛柚仔树生的文旦柚!擘开,内面的肉红红,食起来诚嫩诚甜!

    老姑是阮外公的阿姊。外公外嬷过番了,共阮犹佫是阿婴仔的老母一个侬放捒咧老姑厝内饲。老姑厝内就若亲像阮老母的后头厝耳(--nih)。

    我细汉的时阵,经常缀阮老母去老姑厝内做侬客。

    老姑厝内分做前厅、天井、主房、后庭、后落。厝内若有世事的时阵,大侬计伫前厅合天井咧无闲。大侬无闲,囝仔就[辶/弄](閬lang3)缝走去佚佗。

    我细汉的时阵生仔白白肥肥,规日穿一领花仔裙,头顶而两葩髻仔,诚得侬痛。表阿兄、表阿姊逐个诚痛我,[亻因]经常 [毛/灬](tshua7) 我偷走去主房边头的迄迣(逝tsua7)诚暗诚长的巷笼,则到后庭。到即阵,我犹会记得迄迣(tsua7)巷笼阴森森的感觉。

    记忆中的后庭无啥别项的物件,除了种几丛绸春花,印象最深的就是迄两丛柚仔树啰!柚仔树诚高,有两栈楼高,分开种咧庭中,柚熟的时阵,阿兄叫我合阿姊两个倚咧树下边头等,伊则趖去树顶挽。若是较悬的挽袂着,伊就会若咧变魔术,揭(攑kiah8)一支诚长的竹篙来钩。逐摆,伊若咧钩,我倚咧树下是惊仔半死,惊伊跋落来,佫惊乞大侬掠着。

    柚仔挽着啰,阿兄[毛/灬](tshua7)阮走去后落迄桗(塊te3)楼仔的阳台边食柚。后落若象古早小姐侬踮的绣楼耳(--nih)。无踮侬,门窗关关闩闩咧。楼梯是柴的,窗用铁枝栏咧,壁是用红色的尺二砖斜斜贴起去的。阳台的栏杆有一排坐坐的所在,用柴搭起来。

    惊大侬发现树顶少柚,所以,每次但(干焦na7)偷挽一粒。擘开,诚芳,毋久则一粒仔尔(ni7),亲象柑仔焕(遐爾huan7)大粒,红红诚水,一瓣一瓣,4、5个囡仔坐咧阳台边戽骹戽手,一侬手摕一瓣,毋甘食,着细细喙,一丝仔一丝仔吮(tsng6),一条仔一条仔的肉抽出来慢慢食,喙箍若食,目睭若看面头前迄两丛柚仔树顶未挽的柚,哈哈,心里想,迄怀(彼个hit-huai5)柚底时有通佫食着啊?!

    偷食佫毋知拭喙,柚诚芳,阮食仔规手计是芳味,佫毋甘去洗手。柚食了,走来前厅佚佗,煞乞大侬鼻着。老姑会笑笑骂阿兄:“恁佫去偷挽柚咧呼?知通偷食都毋知通拭喙!着斟酌啊,毋通去[足百](peh4)树……”

    阿兄听了舌仔挠(la6)下,做一个小七仔面走啰。我戆戆倚咧阿姊后壁,亦缀阿兄走出去外口佚佗……

    大汉啰,若看着街顶咧卖柚,定定都想着细汉偷挽柚来食的情景。诚数念细汉时阵诚畅的快乐时光!

  • 榕树袂开花

    2010-12-03 | 作者:麗娜蘇

    看著议辰写的日志,挡袂牢亦来写一点仔,其实真的野久无写啰,汝是毋是欲说搞恋爱的侬总是野少更新日志…

    我嘛毋知按怎即至突然想欲写点仔,用无标准的闽南语汉字,汝看有无……

    复读楼下的彼欉树原来是榕树嘛?我头暝看著议辰的日志则知影,毋佫我伫咧想伊毋知有确定嘛……

    榕树当然袂开花啦…是吧。

    前几日小弟共我讲伊伫咧庆祝老兵退伍啰,我则发觉按呢阮弟佮燕仔尾都去一年啰,诚紧。

    咱亦欲去工作啰,我会倒去晋江,毋知议辰呢。天未光我就按床顶咧写日志,用手机。

    其实日头已经曝尻川啰,最近计无课。我的设计图啥物都无定,下礼拜三欲开题啰,我会死。

    议辰啊,我昨日突然感悟著一句话,佫较好犹是捌侬,佫较歹嘛是家己侬。

    阮妈往过常常说即句,昨日我则深刻体会即句。侬佮侬之间真的野现实,可能但除了家己老父母佮兄弟仔,我顶几日揣阮弟徙一寡镭,我问伊家己无够用无,伊说无要紧伊若无会揣捌侬,彼至听著野感心。

    即个世界,毋知无几个侬真心伫咧对咱…

    亦毋知绁落去的路会拄著啥物…

    咱以后真的著好好报答咱的身边的亲侬。

    十点半啰,我犹伫眠床顶,啊,去洗喙洗面啰……

    佫有喔,佫半个月我可能就会倒去晋江啰,

    想厝内啰!

  • 天暗落來,月光若碎玻璃,交落規床。傳說七月一到,百鬼夜行。

    施琦毓淺拖囊咧,行到廳桌前,抽出幾支香,促伊齊,紲落來著用伊上驚的火克,克伊著。一下,兩下,三下,一粒心拍幾落个結,驚去燒著手。好勢,著囉。好得,手原好好。

    行來門口,路燈傷懸,躡一下,袂得著,佫躡,佫再躡。跤頓一下,喙脣咬一下,越頭走去厝內搬椅頭。毋信插袂得著,哼!

    其實路燈紅色的光耀咧,亦故有溫馨的感覺。厝邊跤兜的路燈計相紲著起來,厝內廳咧,老父咧看新聞。施琦毓徛咧沙發後壁,看幾目,無甚興趣。倒是電視邊頭彼隻紅紙馬,毋知幹仔,今仔看起來,有點仔奇怪。

    佗落奇怪,又佫說袂得出來。愈看愈驚,愈想愈恐怖,施琦毓越頭,一步一步,行向家己房咧。怹老父越一下頭,看伊行去家己房咧,又佫越過去,繼續看新聞。

    門關咧猶是聽會著廳咧電視的聲。施綺毓開電腦,放歌。一時毋知欲創啥。百度,貼吧,南僑中學吧。無啥人,無啥意思。星期綠無佇帶囉,伯朗亦無上囉,隊長亦長期無看見人。是說,家己嘛是規半年毋捌浮起水面囉。

    著囉,來去學堂咧行一輾。施琦毓烏白枋想著,佺共電腦禁熄,手機摕咧,共房門鎖咧,對怹老父說,爸啊,我出去行行咧。

    暗挲挲,著較斟酌咧,有聽見無。有啦有啦。



    學堂無幾步遠。施琦毓行到校門口,想想咧,倒斡向海邊。即个時間入去學堂咧有點仔奇怪,毋知家己咧痟啥,竟然會想著欲來南僑咧行行咧。從彼擺拄著柴師的亡魂,伊就開始會看著一仔有的無的的物件,即个時節佫去南僑?會活活去驚死。

    所以來去海邊云云咧較條直。熱人天時,海仔口都上鬧熱的囉佫。

    行到隘門跤,甚乜聲都無聽著。駐咧毋敢佫行。詳細一看,邊頭的鐵厝仔無點火咧,沿海大通道咧,路燈著咧,毋過路釀,一隻車都無。斟酌聽斟酌聽,沿海大通道的後壁,無喝拳搖骰仔的聲,無賣唱少年的歌聲,有的只是海湧,一下一下,挵咧礁石咧,摔咧海沙咧的聲。

    忽然,面前走出一奇紙燈,喜敬陰公,祈求平安,八字大字,正正是起路燈用的紙燈。施琦毓越頭,看見捾即奇紙燈的,是一个擦多十一二歲左右的少年家仔,面笑笑,古意古意的款。

    阿姊啊,汝知佗落有戲通看無。捾紙燈的囡仔問。

    施琦毓隨欲共伊說伊毋知,煞突然間看著囡仔後壁彼條路,幾落百奇紙燈起起落落,紅色的光透過薄薄的霧,笑聲綴燈奇,起起落落。笑聲中若像有人咧喝,來去看戲喔來去看戲喔。

    捾紙燈的囡仔說,多謝汝,阿姊啊,我知影囉。說了,越頭加入紙燈的隊伍,毋知欲行去佗落看戲。

    最後一奇紙燈消失佇路頭的時節,施琦毓猶咧神,烏白枋嘀的一聲,一隻小綿羊按伊身邊開過去,險險挵著伊。伊轉一个身,全世界的聲音佮電無像電視隨開開,做一下褿出來。車來車往,鬧熱嘁嘁。

    施琦毓無心情通佫去海咧散步,越頭向厝內行去。



    七月十七,衙口普度。

    即一日日晝,施琦毓怹帶佇大門口經起懸下兩桌,懸桌祀地藏王菩薩,排果盒三牲,二十四味正筵全席。桌邊排紅紙馬,馬喙銜草。下桌排各式飯菜龜粿燒酒。然後點香,懸桌奇數下桌偶數,上請地藏王菩薩及諸神,下請孤魂野鬼。

    施琦毓怹媽媽拜了,喝施琦毓來相贊燒金。施琦毓毋情毋願的來到門口,誠實看著伊毋愛看的物件。下桌邊頭圍仔計好兄弟,無目睭的,無頭的,無手的,無跤的...伊知影媽媽看袂著,毋過伊跪咧怹中頭即个畫面誠實...施琦毓共怹老母拖去伊身邊。

    即个時節,施琦毓拄好看著彼暗拄著的彼个捾紙燈的囡仔,伊伸手欲去一个粿仔,伸到一半乞一个無頭鬼搶去。施琦毓拍伊的手,無頭鬼驚著,粿仔落咧捾紙燈的囡仔手咧。囡仔對施琦毓笑一下,越頭走去別跡。

    施琦毓的媽媽問說,汝咧幹仔。施琦毓說無啊。然後行到懸桌邊頭,摕金紙起來燒。金紙敬神銀紙奉鬼。施琦毓怹媽媽共地藏王公像下咧紙馬巴脊咧,做一下燒。

    耳空掩咧喔,欲放炮囉。薰頭一點,噼噼啪啪,鬼仔走仔無看跤。

  • 汝睏未

    2010-09-23 | 作者:施議辰

    汝我計毋是英國人,咱的話題亦毋是位天氣開始,毋過說到一半,我猶是問汝,即下有雨來無。

    即下有雨來無即下有雨來無。我重複兩遍,汝猶是聽無。我只好換較簡單的說法,即下有咧落雨無。即久有咧落雨無喔?有啊。汝應說。

    月娘無範就避佇雲頂,毋愛傳人看見。我想袂起汝生做甚乜樣。我但會記得舊年汝穿的彼領烏色長khu̍t,汝永毋捌紮起來的長頭毛。我共汝講說,若毋是無注意看號碼,我絕對袂接汝即个電話的時節,I mean it. 我毋是咧講滾笑。

    我即至聽著一塊歌,袂歹聽,是 Jazzamor 的 Way Back。我即个人就是安呢。我毋知是本成心就誠軟,抑是孤孤對汝則安呢。等我發現電話彼爿是汝,我已經敿汝講去幾落分鐘。只好繼續講紲落去。講到汝說汝欲先睏一醒。

    41分鐘,好好好。

    我筆記本咧猶有頂學期尾的聊天記錄,我說當初時無捌汝上好,汝說欲共我拖去烏名單。結果呢。今仔接汝電話的時節,汝無像甚乜代誌都無發生過,笑笑說,喂,汝即至咧無閒啥。

    路尾汝有敿伊做一下出去無。我猶是家己一个過中秋。無月餅無月娘。無汝徛佇我宿舍下底喝我的名。中秋無中秋的,我無所謂,我連家己的生日都畏過。毋過汝說汝的生日的時節,我猶是共伊記咧我的 Opera 筆記咧。新曆,含舊曆。

    欲三點。即篇寫去三點鐘,寫來寫去,刪來刪去。我大四囉,我規日咧幹仔。我大四囉,我有女朋友囉無。就算是汝問的,無聊的問題嘛原在是無聊的問題。無幹仔誌,原在無。

    我腹肚有淡薄枵。我食暗的時節是家己一个人。我半暝的時節食半个雞卵糕,毋過我已經洗喙囉,即下若欲佫食又著佫洗。佫說宿舍的人亦計咧睏囉。

    汝呢,汝睏未。

  • 未題

    2010-07-21 | 作者:施議辰

    起風的時節,有彼幾秒,時間袂振袂動,四界無聲亦無說。

    若毋是窗仔口的榕樹葉,烏白枋 「啪」的一聲,即个世界,無範佺從此,袂佫醒來。施振軒乞突來的暴雨驚醒,戇去幾落秒,則想著著趕緊去關窗仔。搬去規暗晡的電視,主持人用泉州府城腔的閩南語說:「電視機前的各位鄉親,著注意共厝內的門窗,關伊好勢,即擺的風颱...」施振軒共電視禁熄,倒退幾步,吐一下大喟,規个人頓咧床釀。

    倦,倦仔欲死去。施振軒目睭瞌咧瞌咧,又佫睏落去。霆雷爍爁做伊去,佫若地動,伊都毋願佫醒過來。欲是有法佺安呢一世人睏落去,上好。

     

    盧志鑫共車仔停咧埕咧,問坐佇門口曝日的阿公:「阿公啊,恁軒仔有佇咧無?」阿公有點仔臭耳,喝說:「無聽著喔,較大聲咧。」盧志鑫覆咧伊耳空邊大聲說:「我是說,恁軒仔有佇厝內無!」

    施振軒毋知底時出現佇門口,哈唏拔骨說:「有啦有啦,哭父啊。」

    「哭孫啦。」盧志鑫斡去埕咧牽車仔。施振軒拖過一塊椅頭,跤開開坐咧看盧志鑫跨過皮座。盧志鑫看施振軒猶坐仔定定,車手一斡說:「汝毋去潲煞,我家己來去。」

    施振軒佴搤鼻屎佴問:「檢一定著我去則會做得?恁父愛睏仔毋去死去,種个天時...」

    「據在汝...」盧志鑫話說未了,施振軒已經跳起去伊車釀,順勢雙手捍伊的腰,頭搭咧伊巴脊咧。「我數三聲,汝手若毋...」

    「知啦知啦...」施振軒手勼倒來,撥一下頭毛,問說:「汝說彼箍查某叫啥名啊?」

    盧志鑫想想咧,應伊:「劉珊瑜。」

    未了待續...